事关“诗和远方”万达之后融创如何在文旅项目中突出重围

事关“诗和远方”万达之后融创如何在文旅项目中突出重围

2019年12月22日

2018年文化部和旅游部合并,成为文化旅游部,文旅行业称之为“诗”和“远方”的一次结合。2018年10月,融创收购了万达文旅集团和13个文旅项目的设计、建设和管理公司,宣布正式进军国内文旅行业,而万达这个世界上都排名靠前的房地产企业,终于放弃了令各级政府垂涎不已的商业、酒店、乐园、住宅相结合的城市综合体项目,宣布离开文旅行业,据悉,实际上万达在主题乐园的项目上一直是处于亏损的状态,万达对于融创的每一次主题乐园项目的出售其实都是一笔巨大的盈利。

Uber承担了大部分仲裁费。据保守估计,每一次仲裁的费用为1万美元。而切默斯预计,每次仲裁的成本将接近2万美元。根据招股说明书中提起仲裁的司机数量,这意味着解决他们提出的所有仲裁请求将花费至少6亿美元,这还不包括对获胜司机的任何实际补偿。

对于中国主题乐园,你有什么想要说的,欢迎留下你的意见。

据法律专家称,这比Uber为解决多起集体诉讼所支付的费用要多得多。今年3月,Uber支付了2000万美元,和解了里奥丹代表大约13600名司机提起的集体诉讼。

首先是家底丰厚,融创现在手握10座文旅城、4大旅游度假区、9个文旅镇占地面积820万方,投资金额超1300亿,形成了一定规模之后,就摆脱了过去中小主题乐园的依赖房地产的通病,管理上面有了章法,另外中国之前的文旅布局主要集中在一线城市,而随着经济发展,除一线城市以外的核心城市,也有巨大的经济潜力,而融创的布局主要就是集中在这些潜力比较大的城市上,例如济南、广州、重庆、成都等重镇。另外融创文旅团队全部是承袭自之前的万达,万达对于国内主题乐园的运营拥有先进经验,所以整体起点比较高。

Uber在IPO文件中承认,已经很大的仲裁费用“可能会让我们付出更高的代价,或者仲裁案件可能会增加,并成为负担。”

“Uber实际上选择了一种毒药。”波士顿全球化伙伴公司(Global Partners)总法律顾问南希-切默斯(Nancy Cremins)说。她指的是Uber要求司机通过仲裁程序解决争议。

相对于一些依照房地产衍生出的主题乐园,融创对于主题乐园的配套设施和细节方面还是做得不错的,以无锡游乐园为例,无论是霞客飞车,还是黑暗骑乘项目,都紧贴江南文化的主题,还有以太湖第峰雪浪山为景的酒店建筑群,都是将江南文化主题一以贯之。随着社会转型冲击加剧,职场人对于心中的“诗和远方”追求日益迫切,文旅行业得到的认同会越来越多,而把握住这个机遇,将更加科学的主题公园设计和更加贴合当地文化的主题有机的融合,加入到未来的主题乐园建筑中,不仅能使融创在中国多元化的主题乐园市场中创出一片天,更加有可能直接定义中国主题乐园,甚至是文旅行业的未来。

在仲裁中,“你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同样的事情,结果各不相同,这将花费很多钱,而且也不能以任何方式解决问题。你必须一个一个地解决这些仲裁请求,这对Uber来说就很痛苦,因为它已经成为一项常规支出。它不会给你带来任何商业价值。”

Uber本周即将上市——就在司机举行大罢工之后——这使得这一法律策略变得更加引人注目。从Uber的角度来看,仲裁阻止了司机向公开法院提起集体诉讼并赢得官司,从而威胁到该公司商业模式的一个关键要素:将司机视为独立合同工,从而避免承担把他们当做全职员工的成本。仲裁决定,无论是对公司有利还是不利,都不构成任何法律先例,而且结果是保密的。

投资者似乎并不太担心。知情人士周二表示,Uber有足够的投资者需求,可以将其IPO定价在价格区间的高端。这意味着Uber有望在今年最大规模的IPO中筹资约90亿美元。

腾讯科技讯 据外媒报道,对打车服务巨头Uber来说,利用法律仲裁来处理司机赔偿投诉——从工资到加班等——似乎是明智之举:它可以排除代价高昂的集体诉讼,因为这属于私事,很少有司机愿意大动干戈对簿公堂。

这并不能帮助已经进入仲裁程序的司机。代表已提交仲裁请求的1.2万多名司机的律师对Uber提起了起诉,声称Uber拒绝支付强制性的申请费,以启动仲裁程序。律师们说,这让司机“在仲裁中备受煎熬”。Uber辩称,司机们没有支付启动仲裁所需的400美元,“制造了他们声称Uber制造的纠纷”。

针对Uber的仲裁请求源于其司机对其报酬感到不满。与此同时,据怀特称,在IPO后为了实现盈利并让投资者满意,Uber将很快被迫取消任何针对司机的激励措施,包括奖金支付。

西雅图大学的法学教授夏洛特-加登(Charlotte Garden)说,这些声明表明Uber“可能会在个人仲裁问题上认输求饶”。这一披露信息“让我怀疑Uber是否正在考虑仲裁带来的是麻烦还是价值。”

但这可能是个错误的估计。

Uber在文件中表示:“进行仲裁程序可能会给我们的声誉和品牌带来某些风险,因为这些仲裁程序已经遭到了公众越来越多的审查。”为了最大限度地减少这种风险,它可能会“自愿地限制”使用其仲裁程序。

他说,Uber现在没有有利的地位与司机“进行谈判”,部分原因是,从2017年年底首席执行官达拉-科斯罗萨西(Dara Khosrowshahi)加入以来,Uber仍在从以前经历的各种风波中恢复元气。

中国主题乐园行业在面对这么庞大的市场时是否已经做好迎接的准备了呢?显然没有,跟AECOM欣欣向荣的数据报告向左,目前尽管有着这么大的客流量,但是90%以上的主题公园都还是是处在亏损的状态,大主题公园占据的人流量比其他三千多家中小主题游乐园人流量的总和还要多。除了行业集中度居高不下以外,各个主题乐园不盈利的主要原因还是在于国内的主题公园产业并不成熟,首先对于主题公园的概念,中国已经落后于美国等西方国家很长时间,中国虽然有着自己优秀的故事,并且能够将这些优秀的故事整合成主题乐园,但是整个行业还是缺乏专门的人才和管理经验,导致主题乐园中的部分设施更换不及时,不能更好的跟当地文化相契合。

研究发现,对于大多数美国公司来说,强迫员工就他们的不满进行仲裁的好处之一是,真正申请仲裁的员工相对较少。

还有,目前国内大部分中小型的主题乐园依附于房地产,而房地产的主要盈利点是商业或者住宅,主题游乐园一般只是作为附属配套设施,导致房产商为了顾及商业和住宅的利润只能牺牲游乐园的局面。了以上原因,也有分析称,目前中国主题乐园衍生品匮乏,IP开发不够充分,盈利模式主要是靠门票,是导致中国主题乐园盈利方面少的重要短板之一。除此之外,国内大部分主题乐园的园区的配套设施,酒店和演绎上面也不能跟国外的主题乐园相比,配套设施做不到与乐园的主题相一致,导致顾客体验感不佳。这些都是摆在中国日渐庞大的主题乐园市场面前亟待冲破的现状。

资产管理公司D. A. Davidson驻纽约的分析师汤姆-怀特(Tom White)说,尽管许多早期投资者希望股价在一开始就出现飙升,但是长期投资者需要更好地理解Uber仲裁政策等问题是如何影响Uber与司机关系的。

主题乐园项目究竟前景如何,融创能否扛起中国主题游乐园这杆大旗呢?据权威行业咨询公司AECOM主题乐园项目部门报道,中国主题乐园将会在2020年,吸引客流2.2亿人次,超过美国,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主题乐园市场。并且将于2025年和2030年客流量首次超过3.2亿和4.2亿人次。2018年12月18日史迪威战略咨询集团表示,将引进国际化的文化IP入住武汉长江新城,这表示在继迪士尼,环球影业、福克斯之后的又一个国际IP进驻中国。主题公园行业竞争日益激烈,而中国主题公园行业的主要特点就是集中化严重,这个也是融创接手万达之后首先要面对的残酷现实。

面临着诸如此类的问题,2018年业绩会上,融创集团董事长孙宏斌说:“文化是诗,旅游是远方,我们投资的是诗和远方。”短短几句话,却说出了融创集团在面对未来主题乐园严峻形势下的坚强自信和乐观心态。那么这个敢于接手连国内行业龙头老大万达文旅项目的公司,究竟有着怎样的底气呢?

仲裁在所谓的零工经济公司中尤其流行,这些公司依赖于作为独立合同工的劳动力运营。对于司机来说,这提供了更多的灵活性,但也缺乏传统工作带来的好处。结果很多司机投诉Uber将运营其打车业务的主要成本,主要是燃油、保险和维护等汽车开支,强加到了他们身上。

未来的发展情况还不明朗,从理论上来说,该公司可能会解决仲裁问题。而且,在监管领域也存在不确定性。根据加州最高法院去年的一项裁决,大多数法律专家同意Uber司机有资格成为员工。如果该州立法机构不修改法律,或其他州也采用这一标准,Uber将不得不考虑向司机提供并支付传统员工的福利。

虽然这一选择最初可能会阻止法庭诉讼,但6万起仲裁案是“千刀万剐的凌迟”,切默斯说。“从行政和法律的角度来看,这么多的仲裁案几乎是无法处理的。”

代表司机对包括Uber在内的众多零工经济公司提出此类要求的律师香农-里斯-里奥丹(Shannon Liss-Riordan)表示:没有一家公司真的希望数千名员工对该公司提起诉讼。这些公司希望“索赔请求自动撤销”。

Uber的招股说明书显示,随着这家叫车巨头准备本周上市,Uber的估值可能达到近840亿美元,而向Uber提出仲裁要求的美国司机数量已增至6万多人。这一数字令法律专家感到意外,他们表示,要解决这些案件将需要几十年的时间,Uber至少要付出6亿美元的代价,而且还看不到终结的迹象。

今年3月上市的Lyft 和准备本周上市的Uber都将继续需要司机。“未来几年将需要更多司机。”怀特说。根据Uber的招股说明书,Uber在美国和加拿大的市场份额超过65%,全球司机超过390万人。

专家说,Uber不要以为司机和劳工律师是在虚张声势。Uber,尤其是在赢得了支持其使用仲裁程序的关键法院裁决后,认定司机和他们的律师更有可能在个人仲裁中认输,而不是与打车服务巨头对决,因为这在法律上相当于赤手空拳与武装得更好、实力更强的对手展开肉搏战。

Uber花了数年时间解决与代表司机要求偿还汽车开支的里奥丹之间的诉讼。此前,Uber要求工人必须通过仲裁程序来解决纠纷。加登说,Uber拖延启动仲裁程序的做法让人相信它“希望阻止司机在任何地方提起诉讼”。

“如果司机已经在抱怨他们的薪酬过低,那么Uber又将如何做到这一点呢?”他说。(腾讯科技审校/乐学)

司机终于可以获得Uber股票了。但是他们想吗?

里奥丹说:“我们对付许多公司的做法是,我们接受他们的仲裁要求,并用成千上万的仲裁申请轰炸他们。”

Posted in yobetdota2